两位美联储官员都认为现在就讨论缩减购债还为时过早

两位美联储官员都认为现在就讨论缩减购债还为时过早
称当疫情仍在肆虐之际,不要讨论减少货币政策对美国经济的支持,此前他们的一些同事提出了今年晚些时候就此议题进行讨论的可能性。

  两位美联储官员表示,当疫情仍在肆虐之际,不要讨论减少货币政策对美国经济的支持。此前他们的一些同事提出了今年晚些时候就此议题进行讨论的可能性。
  Bullard周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想先度过此次疫情,并看到尘埃落定,然后我们才能考虑资产负债表政策。”
  他指出,前景将取决于成功分发新冠肺炎疫苗以及疫情的发展。“我们将不得不看看所有这些进展如何。然后我们才可以做出判断,”Bullard说。他今年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没有政策投票权。
  美联储上个月表示,至少到2023年底,利率将保持在接近零的水平,并承诺将以每月1200亿美元的速度购买债券,直到其就业和通胀目标取得“实质性进一步进展”。
  波士顿联储行长Eric Rosengren周二晚些时候发表讲话时也明确表示他不想参加何时削减购债规模的辩论。
  他在演讲后回答问题时说:“我预期在我们只是开始讨论减少购买政府债券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之前还有一段时间。”
  他们的讲话是官员们关于美联储是否应在今年晚些时候就缩减债券购买规模进行辩论的最新消息。随着收益率曲线趋陡,且10年期美债收益率升至3月份以来最高水平,上述话题引起了投资者的关注。
  亚特兰大联储行长Raphael Bostic和达拉斯联储行长Robert Kaplan最近都曾表示,如果经济从疫情中的复苏足够强劲,他们对讨论这个问题持开放态度。
  美联储副主席Richard Clarida上周表示,他不赞成今年就缩减购债。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周四发表讲话时也可能参与这个话题,他也是FOMC在1月26日至27日会议之前最后一批讲话的美联储官员之一。
  令人鼓舞的信号
  Bullard预计随着疫苗的推出,今年经济将表现良好,他欢迎短债和长债之间的利差扩大。
  “我认为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信号,表明美国国债10-2的利差正在恢复到更正常的水平,”他表示,“我认为市场希望大流行病在2021年结束。他们希望看到良好的经济增长,因此,国债收益率在正常化。因此,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结果。”
  Bullard表示,早在2013年,一旦央行实际开始放慢其每月债券购买的步伐,这一过程进展很顺利。
  “我认为这里的目标将完全相同,当时间到来时将复制这一进程。不过我们距此还远呢。”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桐